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写写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04|回复: 4

[小说] 桃劫

  [复制链接]
柒年 发表于 2012-8-4 22:3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逃婚
锦林山庄一片热闹,敲锣打鼓,张灯结彩。
到处悬挂着红灯笼,大大的喜字张贴在大堂中央。
“庄老爷子,恭喜恭喜啊。”宾客拱着手,冲着庄天行礼,还送上厚厚的礼物。
“谢谢了啊,你们去那里坐吧,马上就要开始拜堂了。”庄主客气地回应着他们。
“吉时到,开始拜堂了,请新人入堂。”庄主旁边男人扯着嗓子叫道。
庄澜和徐楚楚牵着红色绸缎扎成的花缓缓的走进大堂,赞美声,祝福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庄澜冲着宾客们点头微笑,感谢他们的祝福。
跨过火盆,便开始拜堂。
“新郎新娘一叩首。”两人冲着门的方向深深的一跪。
“新郎新娘二叩首。”两人转回大堂的正北方向,冲着锦林山庄的庄主一跪。
“好好好,快起来。”庄天笑得合不拢嘴,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对新人。
“该死,这堂马上就要拜完了,聂小桃人呢?”庄澜在心里咒骂着。
“新郎新娘······”
“慢着。”在拜堂马上就要完成的时候,一个女人喊道。
众宾客回望,寻着声源望向门外,只见一位身着黛色罗纱的女子出现在门口。弯眉细眼,光洁的皮肤令在场的妇人心生嫉妒,额头的正中心点着朱砂。
男人的声音生生的被卡在嗓子里,进出不得。
“小桃,你怎么才来。”庄天说着就要过去拉小桃聂小桃,聂小桃轻轻一闪,从容地避过。
“小桃姐。”徐楚楚捏着嗓子细细的叫道。
“真恶心。”聂小桃心里想。
“庄澜,你不能和她成亲,你跟我走。”聂小桃没有理会他们,一个跨步向前,拽起庄澜的手便往出走,庄澜没有拒绝。
留下了身后一群迷茫的人群。
他们刚走不久,众人才从刚才的一幕中明白过来。
“追,追啊,你们都给我追。”庄天在堂内气急败坏地说着,气得跳脚,龇牙咧嘴的的冲着手下喊着,“追不到少主,你们提头来见。”众手下慌慌张张的离开大堂。
大堂内传出不同的声音,庄主的怒骂,宾客的嬉笑,众丫鬟的窃窃私语,徐楚楚的嘤嘤哭泣。
二·逃亡
在城外的一间破庙里。
“喂,你干什么吃的,怎么堂快拜完的时候才来?”庄澜站在篝火前,指着聂小桃大骂。
聂小桃往火堆里加着柴火,若有所思的低着脑袋,压在胳膊上,没有理会庄澜的质问。
“聂小桃。”庄澜再一次喊她的名字。
“聂小桃,你在想什么?”这回庄澜冲着聂小桃的耳朵一字一顿的说着。
“庄澜啊,你说你逃婚吧,把我也牵扯进来,老爷子肯定下的是追杀令,我的名誉全毁咯,在江湖上怎立足啊?徐楚楚楚她哪点配不上你了,况且你还那么喜欢她,你脑袋被门挤了吧?”聂小桃满口的抱怨。
这次的逃婚计划是庄澜一手安排的,事先和聂小桃商量好的。庄澜拿多少好宝贝才贿赂的聂小桃答应帮自己的,结果搭上了人姑娘一辈子。
“庄澜,这辈子我们会不会就在你爹的追杀中过活啊?”聂小桃见庄澜半天不说话,便又问出了这个关于她下半生何去何从的问题。
“小桃,对不起啊,我没想那么多,我也不是不想娶徐楚楚,可是我讨厌联姻,我们的结合只是两家相互利用的工具。”庄澜唉声叹气的向聂小桃解释道。
徐楚楚和庄澜的婚姻就是两家的一场交易,如果结为亲家,两家的实力就大大增强,甚至,独霸一方。
“庄澜,我们以后怎么办啊?逃亡天涯吗?”聂小桃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确实,只顾逃出来了,对以后的生活根本还没有计划。
庄澜不说话,静静的一个人坐在篝火旁边,他的确没有计划以后该怎么办,只是想逃出束缚后再作打算。
“小桃,你记着你的任务,如果在浩劫来临之前你完不成,你就会灰飞烟灭啊。”聂小桃想起自己下山的时候师傅的叮嘱,不禁有些邹眉。大劫之期即将到来,现在却和庄家的大少亡命天涯。
“先睡吧,明天我们去附近的镇子里找点干粮,或许真的一辈子都回不去了。”庄澜对聂小桃说。
庄澜身上还穿着新郎服,大红色的喜袍看着真刺眼。庄澜边咒骂,边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喂,你先穿上,别在我面前脱。”本来已经躺下的聂小桃冷不丁的来了这一句。
庄澜的听了她的话,手抖了一下,便不再继续。
“在女人面前宽衣解带有伤风化。”庄澜这样想着。
三·追杀
庄澜没有出面,只有聂小桃一人到市集上置办,顺便帮庄澜买回衣服。毕竟穿着新郎服招摇过市,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也容易被锦林山庄的人发现。
“喏,换上衣服,我们离开这儿。”聂小桃把东西丢到庄澜身上,便扭头出了门。
站在破庙门前,聂小桃指着破旧的图纸规划着以后的行程。图纸使用很旧的羊皮做的,是小桃在镇子里买的。
“出了这里,先去云林镇,然后再转向泌阳村······”聂小桃一个人喃喃自语,丝毫没有发觉庄澜已经换好衣服,站在她的身后。
“喂,计划好了吗?我们得逃亡几年啊?”庄澜漫不经心的问着。
庄澜心里很清楚,聂小桃吧,表面上看着大大咧咧的,可是心思缜密,每一步都计划好了才去做。她的临时应变能力很好,即使没有提前计划,她也会在跑路的过程中计划好以后该怎样。这就是庄澜敢大胆放心的把逃婚计划告诉她,并想要她帮忙的原因。
“嗯,计划好了。”聂小桃卷起羊皮卷,塞进自己的衣兜里,转身面向庄澜。
“衣服还合身嘛?”聂小桃漫不经心的瞥了庄澜一眼,淡淡的问道。
“恩,很合适。”庄澜仰着脸笑道。
太阳底下的庄澜很好看。聂小桃背对着光看着他,痴痴的想到。
“笑什么笑什么?”庄澜看着聂小桃晓笑得如痴如醉,不禁怀疑到,自己穿这身衣服是不是很滑稽?
聂小桃回过神来,看了看庄澜那疑惑的神情,丢给庄澜一句“没什么,我们走吧”便扭头离开。
“脑子有病。”庄澜一边低声的骂着聂小桃,一边小跑着追她。
在往云林镇的途中,会穿过一片小树林。种着千奇百怪的树木,不知存活了多少年。
“少主,聂小姐,你们跟我们回去吧。”在小树林里,锦林山庄的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么快。”聂小桃暗暗地吃惊。
“怎么办?”小桃低声的问着庄澜。
“不知道,实在不行就打。我垫底,你先跑。”庄澜特别仗义的吩咐小桃。
“嗯,行,其实,我也没计划上手,我那两下子你还不知道?”小桃揶揄道。
聂小桃确实不会武功,打架杀人她不在行。小桃的师傅从来不教小桃武功,只是教给她轻功,说是逃命用的,以及幻术,只能迷惑人,不能置人于死地,自卫的话,绰绰有余。
听了小桃的话,庄澜苦笑道。
“回去告诉我爹,我们不会回去的。”庄澜意气昂扬的冲着对面那群穿青衣汗衫的男子们说道。
“少主,如果你回不去,我们就活不了,庄主说了,找不到你,我们提头去见。”对面的青衣男子低声下气的说道。
“朱阳,你看咱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你就让我们走吧。”庄澜讨好的看着对面的青衣男子。
带头的男人,名叫朱阳,在锦林山庄待了十五年,从小和庄澜一起长大,对庄家的人及其忠心。
“对不起,庄澜,你和我们回去吧,楚楚她,她很伤心。”朱阳低下脑袋,换了口气,不叫少爷,而是直呼名姓。在提到徐楚楚的时候,朱阳的口气明显的充满宠溺。
“朱阳,我也想娶楚楚,但不是以这种方式,你回去吧。”庄澜急切地解释道。
徐楚楚在庄澜十岁的时候入住庄家,徐家和庄家是友盟家族,两家来往密切。朱阳对徐楚楚一见钟情,可是木讷的性格和低庄澜一等身份,让他无奈的看着心爱的女人下嫁他人。
“头儿,我们把少主直接绑了扛回去。”朱阳的手下冲着朱阳耳语道。
朱阳沉默不语,表示默许。
“对不起了,庄澜。”说完最后一句,朱阳举起剑,冲着庄澜奔去。
“聂小桃,快跑。”庄澜吼道。继而也举起剑,冲着与朱阳相对的方向奔去。
剑气尖锐到让人躲闪不及,带起了周围的沙石。
“一个人也别想走。”朱阳手下的喽喽冲着他们喊道。
“幻化,蝶,开。”聂小桃远远的看着他们打,在庄澜筋疲力尽之际,小桃十指相扣,念起幻咒。
随着聂小桃的声起,她的周围出现粉色的光晕,千万只粉色的幻形蝴蝶翩翩起舞,飞舞着围绕在众人中间。
青衣男子们停了下来,他们手里的剑掉在地上,就那样呆呆的站着。
“庄澜快走,我的幻术支撑不了多久。”说着,聂小桃就跑过去拉庄澜。
聂小桃双脚轻轻一转,两人便都飞起来,双脚一点,再升。
四·江湖盛事
“聂小桃,你逃跑的功夫真是一流。”庄澜笑眯眯的看着聂小桃。
“是吧,师傅说过,我不能伤人,遇到危险只能逃跑。”聂小桃低着头,绞着手指,指节有点泛青。
小桃心里有点儿难受,因为师父说过,她和别的弟子不一样,别人学上乘的法术,她只能学自卫术。
“小桃,我们赶紧走吧,要不他们就追上来了。”看着聂小桃越说心情越差,庄澜就开始转移话题。
“嗯,去泌阳村吧,那儿有你的朋友。”聂小桃敛敛情绪,淡淡的回答道。
等他们赶到泌阳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村子里的人家户户大门紧闭,只有狗在狂吠着。
“咚咚咚······”庄澜敲着方宜家的门。
“方宜,开门啊,是我,我是庄澜啊。”庄澜喊着,生怕里面的人听不到是他而不开门。
“吱呀······”门开了一条缝,有微光从门缝里透出来。
“真是你啊,快进来,快进来。”方宜招呼着他们进门。
江湖事端多,近日来的武林争霸,各路的人物都活跃起来,所以在荒村僻野,天一抹黑,就家户户大门紧闭,足不出户,生怕碰上不该碰的人。
方宜把村里的情况大概的向庄澜介绍了一下。
“没想到你小子也害怕啊。”庄澜拍着方宜肩膀笑着说。
方宜不是惹事的人,没有凑热闹的爱好,什么武林大会的,他一般不会去的。
“那武林争霸你去吗?”庄澜正色道,这也是他关心的问题。
“去吧,去看热闹,喏,这不英雄帖都发来了,不过那没啥意思。”方宜把帖子掏出来扔在庄澜面前,无奈的耸耸肩。
“带我们去吧。”一旁没有说过话的小桃开了口。
聂小桃大大小小参加过不少的武林盛会,但是没有参加过武林争霸,她想看看江湖中真实的刀光剑影。
果不其然,方宜到底是带他们去了。提前一个月启程,在距正式比武开始六七天左右就可以到达。
每届的比武大会会提前一年决定举办地点,每年的地点都不同,主办方也不同。这届在南峰山举行。
那座白雪皑皑的山峰,让人望之蔚然却生畏。
方宜作为正式邀请的嘉宾,坐着,而庄澜和聂小桃的身份是方宜的手下,站在方宜的身旁。
比赛开始的时候,庄澜和方宜一直在讨论,讨论比赛双方的内力深厚程度,胜算如何。聂小桃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江湖人不可低估,小桃心里暗暗地想到。
比赛的场地不同,不同的对家在不同的地方。
比赛举行半个月,最后将会是伤死无数。
“江湖就是这样残酷,你还向往吗?”休息的时候,庄澜悄悄地问聂小桃。
“方宜,该你上了。”聂小桃没有理会庄澜,而是提醒方宜,今天是他的比赛。
方宜对战“恶狼”,二人实力不相上下。
平时善于谈笑的方宜,在战场上如是如此的一丝不苟,从没有见过方宜的眼神这般锐利,咄咄逼人。
剑气冲天,没有过多的花哨,直击要害。
“啊······”方宜发出一声惨叫,比赛结束。
“恶狼”成功的偷袭了方宜,方宜的左臂受伤。
聂小桃和庄澜赶紧跑到方宜的身边,查看伤势。
方宜左臂血流不止,露出了森森白骨,袖子被撕碎。
这就是小战场,只承认输赢,至于你用什么手段得来的,那就是其次了,武林大会就是这样。
在两人的比赛中,“恶狼”胜出,他去准备下一场,而方宜淡淡的看着他,彷如事不关己。他早已看淡,或许胜利就是在实力的基础上加上那么点奸诈。
“你还是老样子,永远都学不会做小人。”庄澜调侃到。
“嗯,我不会做小人,所以在这种事上,我只会输。”方宜有点儿惆怅,这也就是他多年不问江湖事,隐居山村的原因。
聂小桃简单帮他包扎了一下,两人便扶着方宜到座位里休息。
在处理伤口的时候,方宜盯着聂小桃,脸上不知不觉泛起了红。
“好了,伤口无大碍了。”自从和方宜一起后,聂小桃便很少说话,她解释为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方宜为此伤心了好几天,庄澜则在一旁窃喜。
五·抢亲
方宜加入了二人的旅程,一段不知道未来在哪里的旅程。
在七夕的时候,很多新人会成亲,借着自古留下来的传说的那份喜庆劲儿。
三人的队伍行至柏桦镇的时候,碰上了这一幕。
七夕花灯节是柏桦镇自古的习俗,已经流传了几百年。
聂小桃吵嚷着要去看花灯。
“可能会找到我的良人呢。”聂小桃指手画脚的说。方宜的眼光黯淡下去。
古龙庙口的庙会提前半个月举行,庄澜一行人晃荡在庙口好几天。
聂小桃每次逛庙会都都会买回不同的东西,她说,有不要银子苦力,为什么不多买。方宜很高兴的为小桃提着。庄澜则是扁着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当庄澜看见聂小桃买胭脂的时候笑话她,“聂小桃,你还涂胭脂啊,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是个女人啊。”往往会换来聂小桃和方宜的白眼。
方宜很护小桃,庄澜不傻。方宜喜欢聂小桃,庄澜早就看出来了。
“哎,有人家成亲啊,我们过去看看。”聂小桃指着张灯结彩的那家。
“是大户人家啊。”方宜在人群中张望着那红艳艳的大门。
“我们进去看看吧。”聂小桃在一旁自顾自的说道。
“怎么去?”庄澜在一旁问道。
话音刚落,转头看聂小桃,已经不见人影,四处寻望,才看见聂小桃站在墙头,然后,翻了进去。庄澜和方宜无奈的耸耸肩,交换了一下眼神,露出了“随她去的神色”表情。
聂小桃翻墙进去以后,便开始寻找新房。
行至假山下,聂小桃回头望了望,见二人没跟来,低低的骂了声“懦夫”。
“呜呜······”一阵女人的哭泣声从西北方传来,聂小桃跟着声音寻找。
在假山不远有个阁子,朱红色的油漆刷的鲜亮,大红色的喜字贴在柱子上,廊头还帮着绸缎扎成的红花。
“喂,你要干嘛。”看见穿大红色的喜服的女人站在阁子顶层,张开双手,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
聂小桃脚轻轻一点地,身体放轻,盘旋上升。
飞到女人身边,一只手搂着女人的腰,身体一扭,便又飞下来。
“喂,你这个女人,你疯了?”落定后,聂小桃指着被自己救下的女人大骂。
“姑娘,你干嘛救我?”聂小桃不禁扑哧一声笑出来,这个年头的女人怎么这么怪。
“你干嘛要死啊?”聂小桃直白的问着。
“我不想把自己的婚姻当成一桩交易。”女人感慨到。
原来是第二个庄澜。聂小桃低声的说。
“什么?”女人盯着聂小桃。
“我帮你,你先回去吧,迎亲队伍马上就要来了。”聂小桃拍着女人的肩膀说道,“寻死觅活没用。”说完,小桃转身离开。女人意味深长的望了小桃一眼。
“庄澜方宜,我在这儿。”聂小桃在人群的外围喊着他们的名字。
“我说姐们儿,您这是探风回来了?”庄澜眯着眼睛问小桃。
“我讨厌你的狐狸眼,别眯了。”聂小桃说话太直白,直白的很伤人心。
“帮我忙,我们抢婚。”聂小桃说话从来没有铺垫,平铺直叙到让你惊讶。
“跟我走。”没来得及等两人答话,便被聂小桃一手一个拽走。
三人正商量着如何救她,迎亲的就来了,吹锣打鼓,好不热闹。
聂小桃看着热闹的队伍有些失神,想起了庄澜的婚礼,喜庆热闹,她却不敢去参加,因为看着新娘不是她,她会心疼。
“喂,喂,聂小桃,想什么呢你。”庄澜敲她的脑门让她回神。
方宜注意到,最近的聂小桃经常走神,说着说着,就开始愣住,半天没有反应。
轿子从府里出来的时候,庄澜已经准备好劫轿。
聂小桃一挥手,庄澜就直奔轿子跑去。
一个后空翻,落到了轿子顶部,掀起轿帘,双手握住新娘的手腕,往出一拽,然后抱住喜娘的腰,双脚一点轿顶的木板,两人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飞走。
“啊,救命,你是谁,你放我下来。”庄澜怀中的新娘一点也不安分,扭动着身躯,双手锤着庄澜的胸口。
庄澜无奈之下降落,新娘子的手紧紧揪着庄澜胸前的衣服。
“放手。”庄澜呼啦呼啦的喘着粗气,伸手拨掉新娘的芊芊玉手,把弄皱的衣服撑了撑,然后抚平。
庄澜的武功不错,但是并不代表轻功很好,庄澜很不明白,为什么那个轻功一流的女人非要让自己这个轻功二流的货色干这件事。庄澜一直在埋怨。
“庄澜。”聂小桃和方宜从后面追上来,聂小桃脸不红气不喘。
“聂小桃,你真成,你不知道我轻功不好啊,你不知道这个女人很沉啊。”庄澜冲着聂小桃抱怨道。
“嗨,我又见面了。”聂小桃绕过庄澜,冲着新娘子走去。
“是你?你抢亲?”穿红衣服的女人瞪大眼睛看着和自己打招呼的女人。眼前的女人把事做的那样漫不经心,有着自己没有的胆量。
“你走吧,我们就此别过啊。”聂小桃甩甩手,淡淡的和新娘子说道。
新娘子若有所思了一会儿,向着相反的方向,慢慢地踱着步子。
“喂,谢谢你。”那个女人走的较远的时候,突然转过身来和聂小桃道谢,然后疾步向前。
“你们猜,她去找谁了。”方宜很八卦的问道。
“无聊。”两人不理他,转身离去。
六·回家
他们的行程一直在继续,到了虚华山附近的时候,聂小桃提出要去看看师傅。
劫难快要到了。聂小桃看看天空想到。
一路上的风景迥异,山脚有馥郁芳香鲜花,山麓是郁郁葱葱的森林,有许多花草是庄澜和方宜没有见过的。他们俩瞪着眼睛看着路旁的花花草草,发出一声声惊叹声。
“孤陋寡闻。”聂小桃嘲讽他们。
到了山顶上,变成了白雪皑皑的冬景。
聂小桃的师傅在山顶的山洞里,师傅居住的山洞时常更换,居无定所。弟子们时常在寨子里,山上的人很少,只有慕名而来的拜师者和游览观光的人。
“小桃,你回来了。”刚进入寨子,聂小桃就被身着白纱碧裙的女子叫住。
女子长得面善,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额头的正中心点着朱砂,发间插着木钗,钗身上是刻工精细的花纹。
庄澜想起第一次见聂小桃时的情景,也是这幅摸样。不食人间烟火般的清秀。
“师姐,我回来看看师傅,他老人家身体可好。”聂小桃拉着女子纤细的手,两人寒暄着。
“看那姑娘,冰清玉洁的样子,啧啧······”庄澜靠着方宜的肩膀,附在方宜的耳边悄悄的说。
“我觉得小桃其实也挺好看的。”方宜摸着下巴,看着在一旁说话的聂小桃。
“你喜欢那丫头吗?”庄澜正色道。
方宜心里一惊,这是认识庄澜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在感情问题上正儿八经的和自己说话。
“那又怎么样,反正你喜欢的是楚楚。”庄澜就像被揭穿谎话的孩子,低下了头,不答话。
告别了白衣女子,他们开始寻找师傅居住的山洞。
冰雪覆盖下的山格外的美丽,阳光照在上面一闪一闪的。
山洞在千年老松的枝条下虚掩着,松枝上簌簌的落着雪花。
“师傅,徒儿回来看你了。”聂小桃说着,便跪下了,眼泪肆意的流淌在脸上。
庄澜和方宜只能看着,手足无措。
“今天是师傅闭关的最后一天。”上山时,师姐和小桃说,“明日卯时,师傅便会出关。”
“聂小桃,你计划在这儿跪着等你师父?”庄澜上前捅捅她的肩膀,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们先走吧,我吩咐师姐会招待你们,你们先回寨子。”聂小桃没有回头,轻轻地背着他们说。
庄澜和方宜没有丢下聂小桃独自离开,而是找了一处落脚的地方坐了下来。
聂小桃转身回望了他们一眼,感到心里暖暖的。
“小桃,你跪吧,我们等你,明天还能看日出呢。”方宜看着聂小桃笑嘻嘻的说道。
事实是他们都后悔了,山上的晚上凉得刺骨,风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让人的汗毛竖起。
寅时,聂小桃冻得瑟瑟发抖,眉毛上结起白白的冰晶。
太阳光刚露出点头,山洞的门便缓缓的打开。
聂小桃听到门开的声音,心中很是欣慰,但体力不支,倒了下去,嘴角却挂着微笑。
“小桃······”庄澜和方宜急忙奔到聂小桃身边。
师傅看了看小桃,又看了看庄澜,无奈的摇摇头。
七·天劫
聂小桃醒来时,看见师傅坐在自己身边。
聂小桃回头望望没有看见庄澜和方宜,便问师傅:“师傅,他们俩呢。”
“我们为什么在回头崖?”聂小桃惊觉,她和师傅不在寨子里,而在回头崖。
“小桃,你和庄澜拜堂了没有?”师傅没有回答聂小桃的问题,而是问了这样的无厘头的问题。
“没有。”聂小桃低下头,咬咬下嘴唇。
“小桃,明日就是大限之期,你会死的。”师傅痛心疾首地说着。
“来不及了师傅。”小桃笑着说。脸色有点而苍白,气若游丝。
十年了,聂小桃都没有和庄澜在一起,没有为她的劫难做出很好的解决。
聂小桃的身体软下去,搭在腿上的双手无力的落在地上。
“小桃,聂小桃。”庄澜从树下跑出来。把聂小桃从地上拽起来,紧紧抱住怀里,方宜远远地在站在树下看着。
“你们成亲吧。”小桃的师傅冷不丁的和庄澜说,“你们成亲,救她。”
庄澜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寨子里从没有这样热闹,十年前下山的聂小桃回来了,师傅还要她在寨子里拜堂成亲。
这是寨子里百年一遇的盛事。
早饭过后,便开始忙活,因为师父说,事不宜迟,午时一到,便开始拜堂。说话的口气不容许半点儿质疑。
聂小桃心里是欢喜的,因为在锦林山庄时庄澜的成亲礼,是自己向往的。
今日的自己是新娘,庄澜的新娘。小桃心里暗暗的想。
可是对于聂小桃来说,世事都是不顺利。
拜堂拜到一半的时候,外面风雨大作。
打雷声惊了聂小桃,聂小桃掀起红盖头,无奈的望着乌云密布的天。
该来的终会来。聂小桃低声的说。
聂小桃轻轻的扯掉红盖头。淡黄色的穗子轻轻摇晃着,盖头上绣的鸳鸯栩栩如生,却在大红色的背景下显得如此悲凉。
聂小桃跑了出去,红色耀眼的身影,冲进了雨帘中。
“聂小桃,你个小驴蹄子,你去哪儿?”庄澜边喊边跑,方宜和师傅也追了出来。
跑到了回头崖边,聂小桃便停下,转过身来。
“师傅,你算错了,我的大劫之日,是今天,你看,天雷已经来了。”聂小桃淡淡的说着,事不关己的样子让人着急。
“师傅,我本是回头崖边的桃树,本该回到这儿,大劫之期,我该回到这儿的。”听着聂小桃的话,庄澜和方宜瞪大了眼睛。和自己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女子,突然的说自己是妖怪,是一株桃树。让人觉得如此的荒唐。
“庄澜,我历的是情劫,我爱上的是你,我们需要成亲,然后有一儿半女,便可躲过一劫。”雨水顺着聂小桃的发稍滑落,聂小桃闭上双眼,脸颊上滑落的不知雨水,还是泪水。
“你只把我当妹妹的,我知道。”聂小桃说的那般不甘心。
雨渐渐变小,云开始散开,光从云层的缝隙中射出来。
聂小桃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从脚开始,变成了桃花瓣,随风散开,花瓣打在庄澜的脸上,残留下一股桃花的香味。
师傅落下一滴泪,混杂在花瓣中,飘远。
聂小桃的身体渐渐的全部变成花瓣,微风徐徐的吹来,凉凉的。
“说好不见,梦中又现,月下花景经几年,既不舍,与君别,愿来世化作比翼,双飞阙.·····”
聂小桃口中吟着的诗,是那个新娘子自杀时吟的,她便记着了。
聂小桃消失了,声音飘荡在山谷。
回头崖下起了桃花雨,美丽的动人,簌簌的落着,看着让人心生凄凉。
庄澜一动不动,痴痴的看着,愣在原地。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聂小桃已消失。回头崖边,除了落在水里残留的花瓣,空空如也。
八·如果只能回忆
庄澜娶了徐楚楚,方宜复出江湖。
方宜偶尔会花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去虚华山看看回头崖边的那株桃树,。
庄澜时常会想起聂小桃在消失前和自己说的那句“我爱你”,然后潸然泪下。他偶尔也会去回头崖,但他更怕看着回头崖长出的桃树让自己伤心。
师傅会想起以前那个桃小妖,缠着自己让教她法术。
“师傅,我们该去回头崖了。”听着花小桃叫自己,师傅扭过头,收起自己的悲伤。
每年的这一天,师傅都会带着花小桃去回头崖坐坐,看看崖边长起的那株桃树,以及满树的繁花。
花小桃说,每次自己面对崖边那株桃树,都会有一种亲切感呢。
师傅捋着胡须看着花小桃,笑了笑。
花小桃是当年聂小桃的一缕魂魄,当聂小桃魂飞魄散时,师傅急忙出手,挽救下了一缕魂魄,花小桃,也是株桃树,是聂小桃的今生。
方宜又来看小桃,很巧的碰上了花小桃和她的师傅。
方宜站在不远处,看见花小桃站在树旁仰着脸,看着花瓣上的露珠一滴一滴落下。
“聂小桃,我突然想你了。”方宜低声的和自己说。

" j$ K, I8 g9 ]5 C
俦明 发表于 2012-8-4 22:47:23 | 显示全部楼层
mog,看着眼晕。
 楼主| 柒年 发表于 2012-8-4 22: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俦明 发表于 2012-8-4 22:47 + x' J) T8 L4 j# Y+ h
mog,看着眼晕。
% r8 b. s( b5 E
我我我我。。。。。。。。不会写古文。。。。。。。。。第一次尝试。。结果就写砸了

点评

没关系,慢慢来,总有一个过程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8-4 22:56
俦明 发表于 2012-8-4 22:5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柒年 发表于 2012-8-4 22:52 - y0 Y4 C# o: C3 h
我我我我。。。。。。。。不会写古文。。。。。。。。。第一次尝试。。结果就写砸了
8 z8 F1 e( x5 H4 e
没关系,慢慢来,总有一个过程的。
可阿丹的 发表于 2014-6-18 12:4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奈的望着乌云密布的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写写书网 ( 冀ICP备12019768号-3  

GMT+8, 2017-10-18 02:29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