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写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小说] 桃劫

柒年 发表于 2014-6-18 12:4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链接]
4 2235
一·逃婚
锦林山庄一片热闹,敲锣打鼓,张灯结彩。
到处悬挂着红灯笼,大大的喜字张贴在大堂中央。
“庄老爷子,恭喜恭喜啊。”宾客拱着手,冲着庄天行礼,还送上厚厚的礼物。
“谢谢了啊,你们去那里坐吧,马上就要开始拜堂了。”庄主客气地回应着他们。
“吉时到,开始拜堂了,请新人入堂。”庄主旁边男人扯着嗓子叫道。
庄澜和徐楚楚牵着红色绸缎扎成的花缓缓的走进大堂,赞美声,祝福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庄澜冲着宾客们点头微笑,感谢他们的祝福。
跨过火盆,便开始拜堂。
“新郎新娘一叩首。”两人冲着门的方向深深的一跪。
“新郎新娘二叩首。”两人转回大堂的正北方向,冲着锦林山庄的庄主一跪。
“好好好,快起来。”庄天笑得合不拢嘴,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对新人。
“该死,这堂马上就要拜完了,聂小桃人呢?”庄澜在心里咒骂着。
“新郎新娘······”
“慢着。”在拜堂马上就要完成的时候,一个女人喊道。
众宾客回望,寻着声源望向门外,只见一位身着黛色罗纱的女子出现在门口。弯眉细眼,光洁的皮肤令在场的妇人心生嫉妒,额头的正中心点着朱砂。
男人的声音生生的被卡在嗓子里,进出不得。
“小桃,你怎么才来。”庄天说着就要过去拉小桃聂小桃,聂小桃轻轻一闪,从容地避过。
“小桃姐。”徐楚楚捏着嗓子细细的叫道。
“真恶心。”聂小桃心里想。
“庄澜,你不能和她成亲,你跟我走。”聂小桃没有理会他们,一个跨步向前,拽起庄澜的手便往出走,庄澜没有拒绝。
留下了身后一群迷茫的人群。
他们刚走不久,众人才从刚才的一幕中明白过来。
“追,追啊,你们都给我追。”庄天在堂内气急败坏地说着,气得跳脚,龇牙咧嘴的的冲着手下喊着,“追不到少主,你们提头来见。”众手下慌慌张张的离开大堂。
大堂内传出不同的声音,庄主的怒骂,宾客的嬉笑,众丫鬟的窃窃私语,徐楚楚的嘤嘤哭泣。
二·逃亡
在城外的一间破庙里。
“喂,你干什么吃的,怎么堂快拜完的时候才来?”庄澜站在篝火前,指着聂小桃大骂。
聂小桃往火堆里加着柴火,若有所思的低着脑袋,压在胳膊上,没有理会庄澜的质问。
“聂小桃。”庄澜再一次喊她的名字。
“聂小桃,你在想什么?”这回庄澜冲着聂小桃的耳朵一字一顿的说着。
“庄澜啊,你说你逃婚吧,把我也牵扯进来,老爷子肯定下的是追杀令,我的名誉全毁咯,在江湖上怎立足啊?徐楚楚楚她哪点配不上你了,况且你还那么喜欢她,你脑袋被门挤了吧?”聂小桃满口的抱怨。
这次的逃婚计划是庄澜一手安排的,事先和聂小桃商量好的。庄澜拿多少好宝贝才贿赂的聂小桃答应帮自己的,结果搭上了人姑娘一辈子。
“庄澜,这辈子我们会不会就在你爹的追杀中过活啊?”聂小桃见庄澜半天不说话,便又问出了这个关于她下半生何去何从的问题。
“小桃,对不起啊,我没想那么多,我也不是不想娶徐楚楚,可是我讨厌联姻,我们的结合只是两家相互利用的工具。”庄澜唉声叹气的向聂小桃解释道。
徐楚楚和庄澜的婚姻就是两家的一场交易,如果结为亲家,两家的实力就大大增强,甚至,独霸一方。
“庄澜,我们以后怎么办啊?逃亡天涯吗?”聂小桃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确实,只顾逃出来了,对以后的生活根本还没有计划。
庄澜不说话,静静的一个人坐在篝火旁边,他的确没有计划以后该怎么办,只是想逃出束缚后再作打算。
“小桃,你记着你的任务,如果在浩劫来临之前你完不成,你就会灰飞烟灭啊。”聂小桃想起自己下山的时候师傅的叮嘱,不禁有些邹眉。大劫之期即将到来,现在却和庄家的大少亡命天涯。
“先睡吧,明天我们去附近的镇子里找点干粮,或许真的一辈子都回不去了。”庄澜对聂小桃说。
庄澜身上还穿着新郎服,大红色的喜袍看着真刺眼。庄澜边咒骂,边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喂,你先穿上,别在我面前脱。”本来已经躺下的聂小桃冷不丁的来了这一句。
庄澜的听了她的话,手抖了一下,便不再继续。
“在女人面前宽衣解带有伤风化。”庄澜这样想着。
三·追杀
庄澜没有出面,只有聂小桃一人到市集上置办,顺便帮庄澜买回衣服。毕竟穿着新郎服招摇过市,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也容易被锦林山庄的人发现。
“喏,换上衣服,我们离开这儿。”聂小桃把东西丢到庄澜身上,便扭头出了门。
站在破庙门前,聂小桃指着破旧的图纸规划着以后的行程。图纸使用很旧的羊皮做的,是小桃在镇子里买的。
“出了这里,先去云林镇,然后再转向泌阳村······”聂小桃一个人喃喃自语,丝毫没有发觉庄澜已经换好衣服,站在她的身后。
“喂,计划好了吗?我们得逃亡几年啊?”庄澜漫不经心的问着。
庄澜心里很清楚,聂小桃吧,表面上看着大大咧咧的,可是心思缜密,每一步都计划好了才去做。她的临时应变能力很好,即使没有提前计划,她也会在跑路的过程中计划好以后该怎样。这就是庄澜敢大胆放心的把逃婚计划告诉她,并想要她帮忙的原因。
“嗯,计划好了。”聂小桃卷起羊皮卷,塞进自己的衣兜里,转身面向庄澜。
“衣服还合身嘛?”聂小桃漫不经心的瞥了庄澜一眼,淡淡的问道。
“恩,很合适。”庄澜仰着脸笑道。
太阳底下的庄澜很好看。聂小桃背对着光看着他,痴痴的想到。
“笑什么笑什么?”庄澜看着聂小桃晓笑得如痴如醉,不禁怀疑到,自己穿这身衣服是不是很滑稽?
聂小桃回过神来,看了看庄澜那疑惑的神情,丢给庄澜一句“没什么,我们走吧”便扭头离开。
“脑子